手机前进网 > 新闻中心 >

铿锵前进者⑤ | 倪志金:奉献那走过的最苦岁月

  倪志金,出生在1949年,老人家身体硬朗,而且健谈,和子女住在12楼的公寓里。他参加过沙地的围垦,做过前峰村的村长,十几年间,活跃在农村的第一线,即使在退休后,仍继续参与村里的事务。

  倪志金老人对历史的记忆不是拿出的黑白照片,在1978年就和联系半生的前峰村有了接触。


  早些时候的前峰村叫三号围垦地,倪志金做园林规划,对农作又物熟悉,几次三番被村子的支部书记、农业供给站站长请过去做农作物杂交种子培育。顾虑到家庭,倪志金开始没有答应,了解到的确需要他,只有去了,住了几年,户口也迁到了前峰村。

  四十年前吃饭还是大事,靠地养活人,有农业技术的人才到哪都吃香。

  “1980年3月份,正月里,我去农科站开了个会,前峰村村里干部开的会,开了会后我就调到了村里,”老人说,“然后就一直干到退休为止。”

  村子里少人,他担起多个职位,生产大队的大队长、副队长、承包人,后来做了村长,全村的职务压在肩上,在社会快速变化的二十世纪末的中国,他和村子一起迎着钱塘江般的时代浪潮。

  倪志金不仅对农业熟悉,对建筑也“非常懂”......

  “那时房子还是草舍啊,一竿子一竿子架牢,上面铺毛竹、椽子、干草。”他大笑着说那时村子里很多人都找他帮忙建房子,手艺在围垦的时候也发挥了大用场。

  他还记得1986年五万两千亩的土地大围垦,十万多人,黑压压的一片,浩浩荡荡的队伍看不到边,“场面老好看咧。”一条三十米宽的河,两边向里填到泥石沙土,把河床填的只剩七八米,担子摇荡在肩上,压痛了肩膀就换一边,八十多斤,走上十多里泥泞的路,脚浸的发胀,脚底也磨出血。“那时候苦啊,真的苦。”老人连连感叹。

  但现在老人享福了,他住在儿子买的高层公寓里,他说当年忙于村子的工作,对家人照顾少了,但好在儿女都争气。倪志金的儿子倪行军从浙江财经大学毕业后,辗转北京、绍兴,回到杭州后,机缘巧合下结识了马云,并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,他是支付宝传奇架构师,现在担任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行业产品部研究员。

  1996年倪志金卸任村长的职务后,又当了6年敬老院的院长,退休了许多年,现在他一周还会去好次前峰村,到处转转,管管闲事;去村委会,老人家被推举成监督的代表,“他们要我看看账,签个字,才报出去,民主理财嘛。”

  平时有邻里纠纷,吵不出个结果来就去找他,他帮忙分析事情,劝和,老人有威望,说话有人听,毕竟“老村长”给这片土地奉献了大半的光阴。

分享到:新浪微博腾讯微博

精彩阅读